楼宇对讲FTTH全网合一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00 : 00 : 00 随便看看

城市123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本贴是论坛每日签到系统在每天的第一位签到
web手机电脑无限云控, 电脑始
据传某校高三八班一男孩中秋前夜自习后在教室自杀身亡,很优
安徽铜陵新闻网铜陵网_铜陵新闻_实时热点_铜陵县新闻_铜陵论坛|安徽铜陵新闻网     据中国宣城网报道,5
科技创新助推脱贫攻坚
黄山楼市此时新房、二手房最真实的现状 现如今
55065505550355025501550055135499http://v.qq.com/vplus/953fc25a6b948d4d374b388a03b2358f
数学真的很重要,我们抛开功利的目的,精通数学,不仅对生活十分重要,而工程学
杭州市四套班子领导“黄山行”,跨区域合作有大动作
  今年27岁的徐旸,2010年毕业于黄
小时候老师问祖籍哪里?我答芜湖洪冲,因为那里葬着我的爷爷
请问安徽绩溪山区适合养哪种动物
该处违反道路交通法的60公里50%以下不罚原则,违反常
2020不足百天的2019国庆小聚健康会,30年风雨已经淡然,能见
世界首次禅修马拉松在大洪山开跑 5月8日,湖
bg2.png 国家5A级风景名胜区。九华山佛教文化博
安徽省安庆市麒麟镇蛋糕店的号码
“跟着诗
江苏丰县15日发生致8人死亡、60余人受伤的爆炸事件,经公安机
1987年,开始研究两宋时在滇东建立的自杞国
绍兴成人大专或本科学历报名流程以及报名时间等相关事宜 绍兴文理学院继续教育
此新闻一出,城市123立即判断,绝对是新闻闹剧,当然并无证据,漏洞在费建勤美女
  三线建设是中国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基于战备需要而对
国际食品包装协会秘书长、著名食品安
根据消息人士向南华早报透露,在2月9日下午三点
知青年代 :难忘的施肥劳动  
东北抗联从1932年、1933年开始兴起,
洋葱是我们家家常吃的一种蔬菜,可能有些朋友因
和三丰云交道大概4月,之前一直主机屋
扫黑除恶如果排行榜,这2案一定前列,不敢想还有后来居上吗?骇人听闻故
三兄妹,三段故事,三种人生,却串起了娱乐圈数位明星的恩爱情仇,因
安徽省休宁中学2018届1班 2018年08月25日发布,感谢山顶洞人,根据
中国铁路总公司运输局营运部副主任黄欣回应表示,铁路部门将会严格按照国家有关规
国际在线报道(记者何雨阳):北京时间
这部开国大典影像档案以俄罗斯联邦档案部门提供的开国
6月23日,安徽2019年高考分数线公布。高考成绩放
(德国之声中文网)《法兰克福汇报》刊登了一篇由美国政治风险咨询机构"欧亚集团"主席布
​ 93岁奶奶怒斥91岁爷爷:“我不要跟你在一起了!” 最近有一个新闻 让我等单身狗酸成柠檬 安
黄山驴爸爸旅游科技有限公司诚
夜空中银河系的星
长运北苑33-79店面,紧靠汽车站进站口,门卫同
Macbook Pro (MD313): i5 2代 2435M 2.4G/4G内存2*2/500G 硬盘/HD3000显卡 512M 显卡/DVDRW/13.3显示器, ¥4000 20
auction
失去支持的DZ实在不能动,本站常见错误005,每次网
某些企业的应用环境中,需要接入多条宽带线路。连接Internet的线路提供
苹果发布11未带5G一方面是技术缺失,另方面可能
想必很多机友可能都发现了,手头上的A5860手机没有Root权限。当然,这个是肯定的,基本上每
名站:2345导航 360导航 腾讯导航 澎湃 新浪 搜狐 凤
现在这时代对女人的要求越来越高,姑娘们不再把宅在家里相夫教子当做自
携号转网至少清理掉不合理套餐,15元50m这种奇葩无意发现还有,
 中国婚姻从来都是买卖市场,难道就没有感情吗?动辄数
关于2015年市直机关拟遴选公务员的公示 根据《黄山
国内最寒冷的是哪个城市
商务部强硬表态反对贸易战:任何对手都得掂量掂量   据商务部统计,我国已经连续18年成为遭遇
http://www.3lv.com.cn/data/attachment/forum/201612/13/234911qn55vcvqo56ccjuc.jpg 产品
1、所有人都已经学会我把你宠坏了,唯独你说我
浙江免费旅游景点 1.王村口镇(遂昌的“小上海”,浙江丽水遂昌
最高法新司法解释加
Every story has an end, but in life every ending is a new be
http://www.tudou.com/v/KGFwNCw2rrU/&resourceId=0_04_02_99/v.swf 云采集如
以上够全不,不全跟帖报名,服务业调查拟下一批,宽带调查,餐饮
382 屯溪一个小城,但沿江开发整治堪比上海外滩,自西向东有文
由于本站永久空间,欢迎爱好者参与,对于二级域名免费空间域名外,获得主站同权重
再次换空间,是不是会点,累累
总共2392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861|回复: 0

拍案惊奇之扫黑除恶孙小果和操场埋尸

[复制链接]

562

主题

7

听众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9-4-25 09:27
  • 签到天数: 8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推广达人

    发表于 2019-6-21 12:13:39 |显示全部楼层
    扫黑除恶如果排行榜,这2案一定前列,不敢想还有后来居上吗?骇人听闻故事,死刑脱罪成大亨,操场埋尸。假设人性有个底线,你脱罪了就一辈子低调换个地方生存也是求生本能,还能继续飞扬,现在不死怪苍天无眼,假如只是个偷工减料被发现阻碍了,即使造成损失,无论如何不能选择要人命。人生路程坎坷无数,但坚守底线才能安心百年。扫黑除恶也许有些运动化,但成果表明还是需要来一场。

    学校操场,杀人埋尸!日前,湖南怀化新晃一中“操场挖出遗骸”引发舆论哗然,警方通报显示,涉案嫌疑人杜少平系16年前与疑似死者邓某有过节的包工头,同时也是彼时工程所属学校校长黄某亲属,包括黄某在内的十余人已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

    情节惊悚,但却丝毫谈不上复杂。16年前的学校职工失踪案,家属并非没有怀疑,但当时还是按失踪人口案处理了,因了当地警方此番扫黑除恶的斩获,嫌疑人自己供述“操场杀人埋尸”,才让这起骇人听闻的陈年旧案浮出水面。循着嫌疑人供述警方起获遗骸,死者身份信息仍待确认,但“操场埋尸案”向公众展示的却是一副地方权力肆意寻租的乱象。

    最初合同金额只有80万元的新晃一中后山体育工地400米跑道工程,出现了“包工头和校长私自更改合同,工程还没有完工就已付工程款140多万元”的情况,工程款的数额差距背后,是领导亲属承包领导手下的工程这个在很多地方司空见惯的权力寻租乱象。学校负责工程监理的职工向校领导反馈施工中的问题,信息转眼便被作为承包商的领导亲戚获得,并对工程监理人员公然进行人身威胁,不仅如此,教育局收到的匿名举报信也很快兜兜转转到了举报人手中……应当说,是这一系列地方权力寻租的诡异助攻,与凶嫌一起联手酿成命案。

    活生生的一个人,说失踪就失踪,十多年没有下落,或许彼时因证据缺乏使得失踪事件未刑事立案,也不是要盲目追求“命案必破”,但值得追问的是,当年失踪案中家属提供的诸多线索,包括邓某因工作与人结怨、当天去校园操场工地上班之后失踪、“一个多月没有推土”的工地“偏偏1月23号推土机在工地上推了二十多分钟土”等线索,是否在当时得到了办案机关的足够重视?

    更进一步来说,如果没有此番扫黑除恶的声势,彼时离奇失踪案背后的校园工程发包、监理乱象是否将继续悄无声息——校长安然退休,校长亲属继续在地方“吃得开”,教工就继续“失踪”……学校校长虽然也可以说是位高权重,但在地方权力构架上,可能影响力依然有限,校长亲属的荒唐事都可以闹出人命,地方的权力生态令人心生恐怖。

    耸人听闻的“校园埋尸”案背后,有深埋地下的陈年旧案,也有地方权力寻租的陈年旧事。命案背后有乱象,但也足以让人看到,那些可能尚不足以引发(或者没有爆出)命案的地方权力寻租,从什么时候开始在社会风气中变得习以为常?嫌疑人主动交代的“校园杀人埋尸”案备受舆论关注,诚望刑事案件的后续办理可以为公众还原个案真相,给死者及其家属一个交待。真相与正义不能随个案一起被深埋地下,而对真相的发掘与追问,就是要唤回公众对社会秩序与基本法治的内心确信,就是为了匡扶正义、捍卫良知。

    根据小区居民描述,孙鹤予有60多岁了,但看起来最多40来岁,“ 她是四川人。皮肤很好,也很会化妆,属于那种看不出化妆痕迹的女人”在他们眼中,孙鹤予有着超乎同龄人的外在,在人际关系上更是八面玲珑,是一个“高能”女人。
    政法机关主动发现和公布有关案情,全国扫黑办派大要案督办组进驻昆明,疑云将逐步揭开。
    |作者:杨学义
    在昆明的8天时间里,《环球人物》记者几乎访遍了孙小果及其父母所涉的家庭住址和注册公司地址。在行程即将结束时,记者发现这些地点几乎遍布全城,如果串联起来,可谓是一条绝佳的旅游路线,可以一览昆明的古老与现代、繁华与静谧、白天与黑夜……
    如果不是媒体持续报道,人们似乎已经将孙小果这个名字遗忘,甚至压根就不知道。倒是一些常年在夜场中纵情潇洒的年轻人知道孙小果或“大李总”的威名,但都只是听说而已,毕竟他的故事大多发生在20多年前,用他们的话说就是“他们那个年代的人已经玩不动了”。
    但是根据官方通报,至少在今年3月中旬,孙小果还是“玩得动”的——本次孙小果案件肇始于今年3月中旬的一起故意伤害案,昆明市政法机关进而发现犯罪嫌疑人孙小果系1998年一审被判处死刑的罪犯,昆明市委遂向云南省委报告。
    这是《环球人物》记者采访中获得的第一个重点:孙小果案旧案重审,并非人们感觉中的“舆论倒逼”,而是政法部门在扫黑除恶行动中的主动发现和公布。
    1、21岁的死刑强奸犯
    孙小果的案情要从1994年说起。
    据《云南法制报》报道,那一年孙小果还是一名武警学校战士。10月16日晚,他私自驾车外出,和5个同伙挟持了两名女青年,在昆明市呈贡区的一个荒山边对她们进行强奸、轮奸。事发后,学校将其移交给司法部门。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将孙小果及其同伙依法逮捕。
    《云南法制报》披露了一个细节。“案发后,他的年龄也随之有改动,由1975年生改为1977年生”。如果事实如此,孙小果在1994年已经是成年人。但1999年的《中国法律年鉴》显示,1998年孙小果的年龄为21岁。按照这个提法,孙小果应该是1977年生,案发时未成年。至今,孙小果的出生年龄依然是个谜。
    在今年5月28日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的通报(以下简称“官方通报”)中,明确提到了孙小果1994年犯强奸罪未被收监执行情况。1994年10月28日,孙小果因强奸案被捕后,孙小果生母孙鹤予、继父李桥忠为孙小果四处活动,孙鹤予向办案部门提供了孙小果患病的虚假证明,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部分领导及干警徇私枉法为孙小果办理了取保候审,并在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其三年有期徒刑后,办理了保外就医手续,导致孙小果未被收监执行。1998年,经昆明市有关部门调查并问责,分别对盘龙公安分局预审科原科长李万鸿、民警方永昌以徇私枉法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和四年,对盘龙公安分局其他4个民警分别给予党纪、政纪处分。
    1997年,本应还在服刑的孙小果,实际上却是一头出笼的猛兽,再次露出凶狠獠牙。1999年的《中国法律年鉴》“案例选编”详细梳理了1998年各省市的大案要案共51件,“孙小果等8人强奸妇女、强制侮辱妇女、故意伤害、寻衅滋事案”排在第十三位,其中排在前10件的是贪污受贿案,孙小果案排在全国所有其他刑事案件中的第三位。
    如果按照时间轴梳理,1997年是孙小果的作案密集期,有的月份还多次作案。4月,孙小果强奸了一名16岁少女,6月1日、5日、17日,孙小果在短短半个多月时间内,连续密集作案3起。7月和10月,他又分别组织参与两起寻衅滋事案件。
    而1997年11月7日发生的案件直接导致了他被缉拿归案。1997年11月28日出版的《云南法制报》用整版对案件进行了报道,这篇署名为“蚁蜂”的报道题目是《掩盖不住的罪恶——昆明警方摧毁孙小果流氓恶势力团伙》,文中配有4张受害人照片,文末标明“照片由昆明市公安刑侦支队提供”。

    《云南法制报》对当年孙小果案件的报道。
    此文记载:11月6日,16岁的张某甲与男友汪某某在一家小酒吧喝酒聊天,张某甲对汪某某说:“有个叫孙小果的人一直在找我,他要打我!”汪某某没有听说过孙小果,于是对张某甲说:“你怕他干什么?我来帮你摆平,告诉我他在哪里!”这本是他在女友面前表现自己,但张某甲却当了真,随即拨通了孙小果的手机,汪某某对孙小果说:“听说你自称是昆明市的老大,你敢和我玩真的吗?”双方随即互报姓名、约定地点,但张某甲紧接着对汪某某说出了孙小果以往的劣迹。汪某某感到恐惧,两腿不由自主地打颤,他借口喝多了,单方面取消了和孙小果的约架。但是孙小果没有食言,来到约定地点后,没有找到汪某某,感觉自己被愚弄了,暴怒异常。
    11月7日,孙小果开始召集手下马仔,命令哪怕掘地三尺也要将张某甲和汪某某找到。经过搜查,孙小果和同伙在昆明某宾馆内找到了张某甲的表姐张某乙和她的朋友杨某某。此时,孙小果已是气急败坏,于是将张某乙和杨某某带到了夜总会包房内,逼她们说出张某甲和汪某某的下落,无辜的张某乙和杨某某说不知道,于是惨遭孙小果及其同伙毒打。“干公安工作这么多年,我还从未遇见过如此残暴的刑事案件!”时任昆明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教导员表达了震惊。
    为了让两名少女“如实招供”,孙小果和同伙开始给她们上苦刑。他们将张某乙的左右手架起,朝她的胸腹部轮番猛击,就像是在练拳击和跆拳道,直至张某乙被打晕过去。孙小果还让同伙买来竹筷和牙签,用交叉起来的筷子夹张某乙的手指,用烟头烙烫张某乙的手臂,用牙签刺穿张某乙的乳房,还让她咬住大理石茶几并用肘猛击张某乙的后脑勺,致使她牙齿脱落……张某乙最终被法医鉴定为重伤。
    孙小果在10日晚间被刑警抓捕归案,12日被刑事拘留,22日被逮捕。《云南法制报》刊文时还配发了短评《依法治国首先是依法治人》。文中写道:“应该看到,这股邪恶的势力,这些十恶不赦的团伙,其头面人物往往自以为有‘保护伞’庇护,虽作恶多端,罪行累累,却能逍遥于法网之外,‘严打’不及其身。”
    1998年2月18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判处孙小果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加原因强奸罪所判余刑,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一审判决后,孙小果不服,提出上诉。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一篇蹊跷的《可怜天下父母心》
    反转来得十分蹊跷。
    上文登出仅10多天后,1997年12月9日,《云南法制报》头版显著位置就刊发《可怜天下父母心——孙小果父母访谈录》。当时《云南法制报》是每周二、五出版,这篇文章的刊发距离《掩盖不住的罪恶》只隔了一期。

    《云南法制报》当时的报道。
    文中孙小果父母先是表示:“孙小果等人的行为必须绳之以法。”随即又对孙小果的罪恶行径找说辞。他们表示对孩子历来是严加管束、严格要求的,但鉴于目前社会风气太差,孩子年纪轻,阅历浅,加之其他种种因素,仅靠家庭教育是难以达到预期目标的。记者问孙小果父母,有舆论认为他如此残暴是因为有“背景”“后台”支持、纵容。孙小果父母明确表示:“请相信我们有一个最起码的觉悟,坚决支持有关执法部门对儿子的处理。”
    这篇文章是怎么操作出台的?现在还不得而知。但在22年后的今天,他们这番说辞被证实纯属虚伪。此次官方通报显示,曾任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民警的孙鹤予因包庇孙小果1994年强奸犯罪被开除公职,并于1998年被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孙小果的继父李桥忠曾任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副局长,也因在1994年强奸案中帮助孙小果办理取保候审于1998年受到留党察看两年、撤职处分。
    按照常理来看,1998年孙小果难逃一死,这家人的生活和事业应该从此走入低谷。但是孙小果没有被执行死刑,到现在还活着。官方通报显示,目前云南省市有关办案部门正在按照中央督导组和省委的要求,对孙小果1998年犯强奸罪一审被判处死刑后,二审、再审改判以及刑罚执行和其他违法犯罪加紧开展调查工作,相关工作进展情况将适时向社会公布。
    孙家是如何让孙小果“死里逃生”的,目前尚不得而知。但他在服刑期间的减刑操作已经清晰了——2008年,孙小果向国家申请了所谓的“联动锁紧式防盗窨(音同‘印’)井盖”实用新型专利。该项专利的说明书显示,专利申请日期为2008年10月27日,授权公告日为2009年5月6日。有媒体报道称,有人在2010年左右就在狱外看到了孙小果,可见这个专利发明对他减刑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媒体曾暗访了这项专利的代理机构。相关负责人说,是孙鹤予代替孙小果办理的申请。官方通报对这一情况做了详细说明,在孙小果服刑期间,孙鹤予、李桥忠与监狱、法院相关人员共谋,利用并非其发明的“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申请实用新型专利,达到认定重大立功帮助其减刑的目的。目前已对涉嫌徇私舞弊减刑的省监狱管理局1名干警、省一监1名干警、省二监2名干警采取了逮捕措施,其他涉案人员正在调查中。
    有媒体报道称,孙小果出狱后用“李林宸”的身份开始公开活动。当地消息人士向《环球人物》记者确认,“李林宸”就是孙小果本人。天眼查显示,早在2011年8月,李林宸名下就注册了“昆明饱食杰餐饮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10万元,李林宸认缴金额9万元,这是他出狱后可查的最早公开活动。目前可查出李林宸名下有5家公司。孙小果名下也有5家公司,其中最早的一家为“云南银合投资有限公司”,于2017年1月注册,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孙小果认缴金额为950万元。半年后,孙小果又注册了“昆明银河娱乐有限责任公司”,经营范围有歌舞厅、KTV、餐饮娱乐等服务。
    媒体报道说,孙小果2013年就开始做酒吧生意,当时昆都夜市是昆明的酒吧聚集地,其中一家名为“M2”的酒吧高调开业,孙小果就是股东之一。不过2017年8月,昆都夜市被全面关闭了,2017年底,孙小果的企业搬到了银河中路,成立银河酒吧。银河酒吧在2018年底由于经营不善转让,孙小果辗转到云纺街Space酒吧。工商资料显示,这个酒吧在昆明某娱乐公司名下,由孙小果的“云南银合投资有限公司”的合伙人开办。
    《环球人物》记者在云纺街Space酒吧走访,两名保安说,这个酒吧大概装修了八九个月的时间,今年3月底开业,但开了不到一个月就被关掉了。记者按照孙小果、李林宸名下注册公司的地址逐一走访,发现他名下公司的注册地大多在昆明的绝佳地段,有的紧邻环境优美的翠湖公园,有的处在喧闹繁华的商业中心。

    位于昆明云纺街的Space酒吧,如今大门紧闭。杨学义/摄
    记者来到距离原来银河酒吧不远的“昆百大新西南”大厦中,孙小果名下两家注册公司的地址均显示在大厦5层,如今也是人去楼空。附近商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原来这里员工很多,办公区域外墙是落地透明玻璃,而且离办公区洗手间不远,大家时常会经过这里,“只觉得里面好像很神秘,长年累月蒙着一层纱帘,总是让人看不清楚”。
    大约在3个月前,也就是政法机关发现孙小果身负旧案时,这两家公司被关掉了。
    3、母亲孙鹤予,高傲、 门路广、有气场
    “我不清楚,你去问物管吧……”在孙鹤予和李桥忠所住的别墅区,有五六户邻居都拒绝了记者的询问。后来,别墅区内一位老人家告诉记者,最近有媒体曝光了孙鹤予和李桥忠就住在这个别墅区内,而且孙小果也曾过来居住,这让不少邻居都吓出一身冷汗。
    “原来我们这里住过死刑犯!”不少邻居在茶余饭后都互相表达着担忧。“这种顾虑甚至越来越强烈了,我们还在担心这一家人会回来,到那时候我们就真不知道该怎么生活了!”老人家说。根据小区居民描述,孙鹤予有60多岁了,但看起来最多40来岁,“ 她是四川人。皮肤很好,也很会化妆,属于那种看不出化妆痕迹的女人。另外她很会穿衣服,符合自己年龄,不张扬,漂亮又有气质。”在他们眼中,孙鹤予有着超乎同龄人的外在,在人际关系上更是八面玲珑,是一个“高能”女人。
    不少邻居都说她骨子里有一种高傲。“不知道是因为做生意还是有公职,她总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孙鹤予背地嘲笑过小区中一些同龄人穿衣服土气。有些邻居从她家后院经过时发现,别墅三层上每天都挂满了保姆给她洗的衣服。她几乎是每天换一套,不重样。“门路广”也是她留给小区居民的印象。大家回忆,曾经有段时间,她家中经常有人晚上过来打麻将,打到凌晨三四点,“从穿着、说话上可以看出来,都是非富即贵的人”。由于深夜打麻将声音太大扰民,还产生过邻里纠纷,一些邻居反映情况,最后还是调解解决的。
    在这个小区中,别墅一般都是两层高,第三层是阳台。有段时间,不少住户将三层阳台封闭,改建为楼层,城管部门很快过来查,督促拆除违建。唯独孙鹤予家的三层留了下来,因为她打电话给相关部门说,她老公是城管局局长,这都不通融?两年前,她将原来的别墅卖掉,据说出售价格为460余万元,随即在不远处用相同价格置换了一套别墅,这套别墅在连栋别墅中处在把边位置,可改造空间更大一些。《环球人物》记者看到,他们不仅在装修时继续把三层阳台违规改建成楼层,而且在后花园修建鱼池、假山,并在后院围墙上竖起铁网。透过铁网还能看到后院内景,别墅的客厅也向后院扩建了,扩建面积几乎占到了整个后院面积的一半。
    在他们的别墅前,停着一辆黄色保时捷卡宴,但车身已经布满一层灰尘和污泥,看起来已经有段时间没人开过了。别墅大门上贴着一张自来水费的催款单,欠费时间从2018年12月起,到2019年2月止,打印日期为4月23日。

    孙鹤予和李桥忠在被采取留置措施前居住的别墅。杨学义/摄
    李桥忠的长相就很一般了,脸盘比较大,有些黑,身材壮实。他话不多,比较低调。在周围邻居的印象中,李桥忠同孙鹤予生活在一起时,偶尔会从别墅内传出一些孙鹤予数落李桥忠的声音,但很少听到李桥忠还嘴。还有一次一个住户由于生活矛盾找到李桥忠理论,李桥忠起初一脸蛮横地说:“我们就这样了,还能怎样?”邻居知道他家“门路广”,但是硬顶了一句:“你必须把话说清楚,否则咱们没完,我打110报警!”一听到110,李桥忠马上服软了,想办法解决了问题。
    “对他们,我们没什么可怕的!相反,他们心里有鬼,应该怕我们。”现在,小区居民相互鼓励着。
    一位消息人士告诉记者,孙鹤予在3月底还曾出面办事。而孙小果涉及故意伤害案是在3月中旬。现在回忆起来,当时的孙鹤予看不出任何异样,微信签名是带着感叹号的“逆境是磨练意志的最高学府!”“她就是那种能撑得起台面的女人,很有手段,很有气场”。根据官方通报显示,很快,4月3日,孙鹤予、李桥忠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采取留置措施,接受调查。
    4、母亲、生父、继父,谁是“保护伞”
    《环球人物》记者最初试图沿着孙小果的成长足迹,还原他的家庭氛围和性格变化。但很遗憾,在每一个孙小果成长生活过的小区,他的存在感都不高。在孙鹤予所住别墅区,多位住户曾在小区内看到过孙鹤予一家人,当孙小果和他们在一起时,这一家人总是默默走过,不打招呼;当孙小果哥哥和他们在一起时,孙鹤予会向人主动介绍:“这是我儿子。”在《可怜天下父母心》一文中,曾有这样的描述:“同样的家庭环境,却造就了两种不同的人,走着两条不同的路。孙小果的亲哥,是一名共产党员,23岁就成为武警警官,工作出色。”
    孙小果生父生前所住小区,是《环球人物》记者在昆明的第一站和最后一站。而中间的行程,全部被繁华的夜场、孙鹤予所住的高档别墅区、孙小果注册的各种公司地址所填满,因此会有比较强烈的视觉反差。有媒体曾来此暗访,得知孙小果的童年在此度过。当时孙小果由生父抚养,官方通报称,孙小果生父陈某未涉及孙小果案,是昆明某单位职工,这个小区就是他生前供职单位的家属院。楼房已经非常老化了,陈某住在最顶层的6层。1982年,陈某与孙鹤予离婚,1996年因脑溢血中风瘫痪后病退,2016年8月20日去世。小区居民回忆,陈某为人老实低调,孙小果小时候,陈某为了养家,主动向单位提出到更艰苦的下属单位工作,这样收入能更多一些。后来孙小果还是去和孙鹤予一同生活了。居民们回忆,陈某在瘫痪多年后又和一女子生活,应是再婚,每天上下楼都需要老伴搀扶。除了这些琐碎的生活场景,邻居对孙小果已毫无印象,即使陈某去世时,他们也没人见到孙小果。现在,陈某的这个老伴也去世了。
    官方通报显示,孙小果的继父李桥忠,1992年与孙鹤予结婚,1996年从部队转业到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任副局长。李桥忠在1998年因在孙小果1994年强奸案中帮助孙小果办理取保候审受到留党察看两年、撤职处分后,2004年任五华区城管局局长,2018年10月退休。一名消息人士说,1998年,李桥忠愿意为孙小果强奸案奔走,办理取保候审,应该是出于对孙鹤予的感情;另外,虽然当时李桥忠只是一个公安分局副局长,但只要认识具体办事的人、会运作,就可以办到,“他们夫妻俩在公安系统工作多年,又那么会张罗,当然有人脉”。
    即将离开昆明时,《环球人物》记者心中仍有很多谜团没有解开。6月4日,全国扫黑办派大要案督办组赴云南督办孙小果案,进驻昆明。坚信不久以后,孙小果案件的真相将会逐步揭开神秘面纱。只有水落石出时,才能还20多年来被孙小果残忍施暴的受害者以正义,才能将孙小果和他身后的“保护伞”绳之以法。


    给你平台,我要权重,绝对永久免费,继续努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手机|联系我们 ( 皖ICP备18026094号|自广告|申请友情链接  

    GMT+8, 2019-10-14 07:26 , Processed in 1.511903 second(s), 1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